不明觉厉

确定要点进来么,有点浪费时间



好吧那就认真点看哦





主坑MHA/凹凸/绿蓝/杀天/刺七/名柯


cn择风鸣羽,称呼请随意,很随便一个人。

个人作品CITY,是柴世界,目前世界观未定。

CITY是私人tag,不要乱打。


[画来享受即是正义。]

【安雷】我好像在哪见过你

是听完薛之谦的《我好像在哪见过你》后的联想——


文笔渣,cp是安雷安雷安雷!


ooc注意!建议跟着歌一起阅读。


好了那就开始⑧————



-和你有关,观后无感。-


电视上播放着一则新闻报道。

雷狮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的盯着荧幕。


“xxxx年xx月x日,一辆白色轿车与一辆货车在xx高速公路上相撞,轿车飞出护栏,事发后车主不幸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。”


雷狮关掉了电视。


他没有哭,也没有很难过,面无表情的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雷狮不会像妇人一般,因为太过难过,跪坐在医院大楼门口颤抖地握着一张纸痛哭流涕,含混不清的喊着什么“你怎么这么自私”之类的话。

他的家人从不过问雷狮的事,自然也不会对这起横祸感到任何惋惜。


他不会,他们也不会。


-若是真的,敢问作者,何来罪恶?-


-劝人离散,有多为难?-


雷狮从医院出来,手里握着一张A4白纸。

他心里空落落的,没有任何的感觉,甚至笑着对警方道了声谢谢。


警员思索了一下,拍了拍雷狮的肩。


“看开点。时间还不晚,你还可以去见他一面。”


“谢谢,不用了,我跟他 不熟。”


阳光下,一枚崭新的戒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


-若美丽的故事,来的太晚。-


-所以当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,你就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。-


夜,雷狮躺在床上,望着窗户外面的星空,回忆起了安迷修对他表白的那天。


“喂,我说,你这一张情书就算表白了??!”

“对啊,不都是这样表白的吗!?!”

“什么啊,这种告白方式真的好low啊......”

“算了,我同意了。”


回忆戛然而止,雷狮从床上下来,走到自己的工作台边,从抽屉的最底层取出了一张旧的发黄的信纸,信纸上还有着肉麻的,暧昧的心形图案。


雷狮撕碎了那张信纸,连同那段美好时光的记忆丢进了垃圾桶。


-人们把换来的爱都所在密码里,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。-


雷狮给家里换了把新锁,是密码锁,密码只有雷狮自己知道,钥匙也只配了一把。


还记得当时警察询问雷狮和白色轿车车主是什么关系时,他是这样答的:“大学同学。”


-我听见了你的声音,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。-


雷狮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,他觉得自己精神出问题了,无论干什么都能听到安迷修的声音。


他想他,真的很想。


墓园里新多出一个墓,只不过里面是空的,也从来没有人去看望过。


-我躲进挑剔的人群,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。-


雷狮渐渐喜欢上街散步。闹市里,人头攒动,密密麻麻的陌生人都在为着自己的目标和生活行进着。雷狮也随波逐流,即使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。


晚上,他经常望着星空,心里念着一句话:人死了都会化作一刻星星。


他却很疑惑,自己为什么找不到那颗星星?


-我听见了你的声音,怕脱口而出是你你姓名。-


雷狮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
“雷狮先生,请来一趟医院,上次的鉴定结果有误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他一直保持冷漠,直到看到了医院住院部三楼的一间病房的门牌。


0504号房      安迷修


雷狮颤抖着推开了门。


一个熟人,坐在一张白色的床上,旁边放着一张白色的桌子,上面有一只削了皮的梨。


那个熟人还眨巴着一对明亮的眼睛。


还未等雷狮开口,一个再熟悉不过声音就闯入了他的耳膜。


“雷狮先生,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啊。”


“......废话,你当然见过我,别告诉我一个星期没见就把我忘了 。”


“我才没有,倒是你,我感觉是你试图把我忘了。”


“嘁,傻*安迷修。”


-像确定我要遇见你,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。-


-END-




其实中间雷狮负能的那段就是这首歌的结尾“我在劝我该忘了你”,所以不要误解啊——(⑉°з°)-♡


教室门口。

接下来会设计一套全员。

是个置顶

cn择风鸣羽。

称呼随意,本人十分随便。

其余见简介。

就是一个破写文画画的。

个人柴世界 CITY(城),世界观未定。

人非常随便!!!说话相当轻浮!!

禁商,头像壁纸自取。

转载请授权。

其余请看简介。